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时光 > 正文内容

对金仙皇后山历史的研讨

watrt2个月前 (08-16)时光1010

    对金仙“皇后山”历史的研讨

梁方生撰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任何一个地方的地名,都与地形或发生过的事情相关。如“皇后山” 曾名“虎头山”。三国时期,闵江上游是嘉陵江,江水流到闵江就象进了漏斗,到处是旋涡,非要八月十八左右、即冬至三更后风平浪静时可过。闵江守将贾熙、同时镇守虎头山,为严颜次婿。张飞取西川时,受诸葛亮锦囊妙计,黑夜乘亊先准备好的皮囊(称诸葛袋)偷渡闵江。在偷渡登岸后贾熙被张飞误伤于诸葛袋内。攻破了虎头山。蒲春维先生写的《皇后山记》中又称皇后山传说为虎背山,皆因此山气势磅礴,古木参天,有虎虎生威之气而故名。山势分三道山梁而延伸,在山梁陡峭处各有一道古寨门,东北有一水寨,共有寨门四道,东靣之寨门仅留遗迹,约为秦汉至三国时构筑。遐溯古昔,那金戈铁马古战场的盛况尤似回放于眼前。

     “皇后山” 位于金仙场东两公里,金仙场下行经镇殿垭、就可登上皇后山。过皇后山山腰、过罗家堂到涂山垭、经厚子铺到大锣山、往思依场至阆中(古称保宁府)。再自金仙西行至成都:下西河(今升钟水库)、地方更多人称其为“官渡河”、上梁家垭、至柏桥子、过王河到马迎、至梓潼往成都。是成都至阆中横贯东西便截之古驿道。此道直通关羽所镇守汉城之荊州。东汉献帝建安十九年(214),刘备平定益州,任张飞为巴西郡(阆中)太守。章武元年(221),刘备伐吳,令张飞率军会师江州,张飞临发兵时,被部下叛将范强、张达所害,身葬于阆中。想张飞守巴西七年之久,虽史书只记有张飞自成都到剑门再到阆中,只因当时剑门为蜀之军亊要地,途径剑门有军情或政务相关。但七年中张飞或遇紧急要亊、或官员、文书、眷属、无疑多次也从金仙,皇后山这条截径而过。“官渡河” 之称,出自乡民对此历史的怀念。

     “ 皇后山” 因金仙历史人文文化代代相传三国时期张飞之次女—蜀后主之张皇后葬于此山而得名。蜀后主刘禅、【幽州】涿郡涿县(今河北涿州),溢曰思、晋之安乐公,生于207年,223年5月继位,卒于271年、65岁。223年立张飞之长女为敬哀皇后,237年敬哀皇后去世。于238年正月立敬哀皇后之妹为张皇后,乃桓侯张飞之次女,名张兰仙。相传263年,张皇后由镇殿将军高守仁护驾(关羽心腹大将、曾护送玉玺入川)回阆中祭家庙。忽报魏国分三路进攻蜀国,邓艾偷渡阴平。皇后急动驾回都,行至今阆中思依场,又探马报诸葛瞻阵亡,绵竹失守,皇后气极撕扯衣袍(今思依镇之由来)。穿越西充国县(今阆中木兰乡),在前行中,思量社稷难保,有愧于先辈所創基业,开道之锣越发令人烦心,令弃于山腰(此即今大锣村)。夜宿厚子铺(此地名至今尤存,520—589年,为胡源县,属巴西郡)。凌晨再度起程,行近店子坪,再报后主开城投降,皇后获闻这奇耻大辱,嚎啕大哭于路途,众人见此情此景,一同悲痛哭泣(此地为今凃山垭)。悲愤之余,再度劝驾而行。皇后愤愧之极,在轿中以丝带自缢。高守仁将军开道已过虎头山,得知皇后因蜀亡而自绝,觉大事已去,引剑而自刎。随从付将选虎头山这块风水宝地安葬皇后,后人尊称皇后山。葬镇殿将军于自刎处,后人称之为镇殿垭。皇后山古有观音殿,夫子殿丶千百年间香火不绝。沿途地名与我地历代传说当年张皇后闻报成都失守返驾还都路途故事相符,在我少年时代就听到很多老年人谈论这个古老的故事,也与何晓昌先生所撰《三国古迹—皇后山考记》相符。只有一个疑点,何先生所撰文稿中护驾张皇后的镇殿将军是贾诩,贾诩是魏国谋臣,而蜀国镇殿将军是高守仁。又蒲春维先生在《皇后山记》中,说镇殿将军石玉护驾皇后,且皇后名张灿仙,这些都有待考证。

       有些资料也有张皇后在蜀亡時随刘禅至洛阳之说。史料也有让人置疑的,如《张献忠陷庐州记》、《蜀难叙略》、《蜀警录》、《蜀破镜》、《蜀龟鉴》、《荒书》等,无不是张献忠屠蜀那令人胆寒的叙述。《明史、张献中》载,共杀男女六万万有奇。《后鉴彔》说:张献忠在四川杀了七亿人。明末时四川仅300余万人,全国总共也才六千多万,何等荒漻绝伦。《蜀碧》讲:张献忠乃“天煞星下凡”、“ 一日不流血盈前,即悒悒不乐”。据《辞海》介绍,张献忠在起义后,于崇祯八年(1635)大举东征,攻破凤阳,焚烧明皇陵。又崇祯十七年(1644)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时,严历镇压富人阶级的反抗。挖人祖坟、杀灭富人阶级,都是大忌,难怪著书立传者都要站在统治阶级的立场,把张献忠写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恶魔。那么在崇祯十六年(1643)时攻取武汉长沙后,为什么湘赣农民群起参加,且宣布钱粮三年免征呢?重庆南岸涂山寺里的一明代碑刻上:记有张献忠攻取重庆后,军纪严明。1644年大西军自重庆向成都进发前就明令“归诚者则草木不动”。在攻打泸州的檄文中有“凡我军士,如有故滋扰、株连良民及其它淫掠不法情事者—务须从严查办,赔尝损害” 的告示。《大西骁骑营都督府刘禁约碑》中,就有不许“扰害地方,妄害百姓”的规约。也许如此,梓潼人民才在七曲山文昌庙塑起张献忠的像以致缅怀。张献中在起义过程中,难免会殃及很多无辜。大顺二年,张献忠决意放弃成都而回陕西时,烧尽城都城,杀三百多后妃、宫女、不愿跟随的老弱、官吏、军士及家属。我地也传说:1646年秋,张献忠南下过王河,见一老太婆背小孙前行,小孩不去,捶打婆婆肩背,婆婆逗孙子说:孙子打婆婆哟!被张献忠听到,以为此人大逆不道,命杀之。后见是一小孩,因自已乃八大王之一,说出的话无法改口,只好杀了小孩。再过时古板桥子处,见一青年背着快熟的稻苗,张献忠问背此干么,答曰喂马,张认为快成熟的稻子被损害,定不是好良民,命杀之。在过官渡河时,二十四匹战马任鞭子抽打都不过桥,只好涉水而过,此金仙“马不过的桥” 之由来。过桥后,见竹林沟有数人沿河边向上河去,张献忠问:你们是哪里人?众答:金仙人。张问:姓什么?众答:全姓张。张献忠说:金仙人免死,大队人马经皇后山腰向阆中而去。人们传说:马不过桥可能与去西充被射死有因果关系。“湖广填四川” 是铁的事实,说明四川被杀的人太多。联想1644年(清顺治时)清军进攻明朝入关,正是张献忠进攻成都建立大西政权而即帝位。明朝内忧外患,不败才怪,张献忠帮了清军的忙。1646年清兵南下,他又引兵拒敌,在西充凤凰山中箭而亡。综上所叙,明、清新旧统治阶级与死于无辜者,都会视张献忠为死敌。金仙“文昌宫碑记” 载:“康熙五十五年又重修一次,况当年‘金州背逆’, 苦境___始基之矣” 。“金州背逆” 即金仙人造反,“苦境—”即遭朝庭大军镇压,甚至株连九族。自清兵入关至康熙五十五年已达六十余年,当时云贵川反对异族统治的壮举可谓前仆后继,被清政府所镇压杀灭的人太多,所害者不下300万。张献忠杀害的至多只有14万,连他在统治地区的非正常死亡,顶多不过30多万。清军在四川开始十多年的大屠杀前,张献忠已经死了。如果说张献忠屠蜀仅剩19000人,且他在川仅两三年,又何故清政府用了十三年才占領四川呢。实际是张献忠反明建大西政权时杀人与死亡30多万,加清军剿川的300万后,四川只剩19000人了。清军入关前,努尔哈赤在辽东屠杀了300万汉人。在发布屠城令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苏洲、南昌、赣州、江阴、昆山、嘉兴、海宁、济南、金华、厦门、潮州、沅江、舟山、湘潭、南雄、泾县、大同、汾州、太谷、泌州、泽州等之屠。惨绝人寰残忍的杀戮,无耻的集体强奸。人头堆积如山,尸体阻塞河流。在金仙相邻的南部县保城乡。修场镇时挖一道沙石山梁的岩穴中,发现无数人头骨,大概就与清军杀戮有关。清朝侵略使明末的六千多万降至一千余万,这种屠杀程度实属空前罕见。清朝统治者会用舆论占上锋,嫁祸于人,于统治一个大国至关重要。所谓统治阶级的史记或志书,不一定完全真实,还是平民记叙的事及民间传说的故事或小说,有它真实的内涵。张皇后葬于皇后山的故事,在金仙民间,已相传了1700余年。

      地名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有一地三说甚至多说的。根据伏洪标先生与我研讨金仙历史,寄来“皇后山由来” 文稿:为西晋末年,李雄在蜀称帝后,封其母罗氏为皇太后,死后葬于剑阁县金仙镇东原虎头山而得名。

      查阅《魏书》载:李雄—十六国时期成汉(成都)的第一个皇帝,豪强李特之三子。而李特、字玄休,巴西岩渠(巴西—今阆中—岩渠—四川渠县)人、属賨人(古族名—包括古时金仙一带地区),其祖父迁略阳,魏武帝拜为将军,李特年轻时在州郡做官。西惠帝元康六年(296),关中八百万人遭连年大闹饥荒,疾病流行。再因西晋前,游民大量内迁杂居,戌狄居半。公元296年,氐族(古族名、起源于西北、周秦时分布在今甘肃、陕西、四川三省相邻地带,从事畜牧和农业。魏晋后氐人在与汉族的频繁接触中,转习农耕,最终融于汉族)首领齐万年带羌、胡族起兵造反。公元299年,齐万年败于中亭(陕西武功西)被俘杀。加叛乱之兵祸。略阳、天水6郡流民十余万人入汉中求食。李特随流民进剑阁,散居巴属服劳役。朝廷因江统上书把灾难归罪于蛮族,有摒除之势。派新任益州刺史罗尚督促流民遣返,又于规路设卡掠夺财物,促成6郡流民拥李特为镇北将军,与罗尚对战,罗尚屡败。次年,河间王派衙博讨李特。特遣次子李荡、三子李雄袭衙博,转战数日于剑阁、金仙、长岭、衙博西走五连、逃至葭萌(老昭化),被李荡攻克,弃城逃遁。太安二年二月,李特中罗尚采纳暗中串联煽动各寨蜀民并起叛乱之诈降计,牺牲于溃败军中。其弟重振残兵,声势复振,不久病死,交权与李雄,雄很快攻克成都而称王。306年三月,李雄迎青城山有名气威德的范长生为承相。六月、公推李雄即皇位,国号大成。追尊李特为景皇帝,庙号始祖,罗氏王太后尊封为皇太后。一次抗击反叛坚守诚池的战斗中,罗母披褂戴甲,在与反寇激战中,被长茅刺伤眼睛,仍然英勇奋战,鼓舞着全军士气,击潰了反寇。

     李雄母罗皇后不久去逝,李雄信巫师之说,多有忌讳,欲不下葬,经赵肃劝说,才将罗母移棺葬于今剑阁金仙镇东虎头山。李雄要守三年之孝,群臣劝说,李雄不许。李骧与众人商议再见李雄,请求公除祭服,李雄号哭不许,众跪而劝道:“今王业初兴,百业草創,一日无主,天下惶惶,为社稷计,就天子也应委屈自己,才能永保江山”。强扶李雄起,释服亲政。

      据《剑阁县续志》载:宋末,湖南教授罗彦方俢建皇山寺;又皇后山罗氏族志记:罗彦方恩授剑阳普城,家横山子下,设馆皇后山。罗彦方历任延安、重庆教官。1276年,罗彦方受命抗元,行自嘉陵江至普城时,朝廷已亡。罗彦方恨报国无门,隐居于金仙橫山子下。后于皇后山修建寺庙,设馆办学。置身于乱世,以耕读为本,教育乡民子弟。在金仙学风的影响,乞今已八百三十余年。

      1951年3月,成立金仙第五区公署后,调全区地主、富农拆皇后山观音庙、夫子殿等文物建筑。皇后山因古柏森森,被县人民政府定为国有林加以保护。尤为夫子殿前一株参天大树,高大笔直,约四人方可合抱,树冠宛然翠云绿波,条条枝叶倾注若垂柳,故称线柏。林业局建有管理房及消防池,还有护林员常年守护。原金仙公社小桥大队十队的蒲映新,(小桥九、十队因修团结水库拨给凃山公社)此人是一个性格极古怪的贫农,可能是全国最后一个入社的人,他因不愿入社搬上皇后山居住,自然就成了五至七十年代的国有林守林員。改革开放后,有小桥村八组居民罗柏林先生于九十年代自筹資金、组织乡民筹資,建观音殿、大雄宝殿、休闲室、厕所、围墙; 架设高圧电路、将公路自镇殿垭修通到山頂。皇后山九十年代初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如今山上靣貌更新。逢年过节,春游期间,人们纷纷前往游览覌光,重溫曾发生在金仙厉史长河中那些辉煌的篇章。

 

                                                   二0一二年秋于金仙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